相关文章

谁抢走了惠州南的房子?

  谁抢走了惠州南的房子?

  证券时报记者 吴家明

  惠州南,这本身不是一个地名,但因高铁站的建设而让许多深圳投资客趋之若鹜。

  驱车抵达惠州市澳头收费站,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宽敞的马路,也不是鳞次栉比的高楼,而是站在马路中间的房产中介,特别是看到粤B车牌的车驶过,他们就会显得特别兴奋。

  “从过去到现在,深圳客都是大亚湾和惠州南片区的主力购房者。”中介小陈告诉记者,“特别是去年以来深圳疯涨,带动临深片区房价也涨起来,加上高铁开通和地铁预期,不少客以及刚需涌入惠州南。”

  真的有这么火爆?记者走访了位于惠州南高铁站附近的几个新楼盘,发现购房者并不多,与想象中的火爆场景有很大差别。不过,现场中介告诉记者,现场没人是因为推出的房源都卖完了。其中,位于惠州南站附近的星河丹堤,是中介口中号称目前惠州南片区最“高级”的新盘,要价直冲每平方米15000元。记者发现,位于惠州南站附近的旺东国际广场、金碧蓝湾等几个次新盘,销售人员都说已经销售一空,二手房价都接近每平方米10000元。

  “之前都说大亚湾和惠阳是睡城,房价也就三四千一平,谁想到现在都过万了。”自称被深圳高房价“抛弃”的王先生感慨,“高铁站附近竟然没新房买?”

  到底是谁抢走了惠州南的房子?路上到处停放的粤B车牌似乎告诉了答案。深圳的高房价让许多刚需只好将目光投向惠州南等临深片区,坐高铁回家也是无奈中的选择。此外,随着“深莞惠一体化”进程的加快,部分投资客看好深圳周边区域楼价还有上升的空间。中国指数研究院日前公布的《2016年1月中国指数系统百城价格指数报告》称,今年1月惠州、深圳、东莞楼市领涨,环比上涨逾5%,其中惠州样品楼盘均价已经达到了每平方米7237元。

  依靠交通优势,惠州南站附近的在建楼盘越来越多。既然新房没得卖,那二手房呢?不过,当地多位中介都没有向记者推销二手房,都是继续推销周边附近的新盘。“附近二手房普遍不过两年,买家因此要交许多税费,二来附近新盘越来越多,二手房其实不太好卖,投资客多数愿意买新房,当地人则很少去买这些商品房。”

  记者还发现,一些楼龄较长的房源,尽管占据很好的地理位置,但价格却仍旧非常“低”。以距离惠州南站几站公交车站距离的荘士花园为例,楼龄超过15年,70几平方米的单位要价23万元。而距离惠州南站较远的大亚湾片区,许多新盘挂出的价格多为每平方米6000元左右。由此可见,没有投资客“光顾”的房源,与被“抢光”的新盘相比,价格悬殊很大。

  此外,许多新盘虽入伙已久,附近商业配套也开始跟上,但入住率似乎仍不高。当地中介表示,深圳买家“归巢”的比例并不高。即使厦深铁路开通,跨境交通的经济和时间成本依然难以接受。已经在惠州南站附近买房的陈先生告诉记者,他前年以每平方米7000元的价格买入一套78平方米的单位,现在市场要价每平方米9000元左右,但感觉有价无市。现在全部好家电全齐准备拿去出租,要价每月1800元,但好久都无人问津。“我从深圳罗湖回惠州的房子,一般都是开车,虽然高速澳头出口收费站距离小区仅十几分钟车程,但全程下来还是要近1个小时,加上高速路费和油费,天天来回显然不实际。”陈先生如是说。

  如今在深圳,动辄百万起的首付对于普通工薪阶层来说根本无力招架,临深片区八九千的房价水平无异于是不少深圳刚需可能的“最后稻草”,是很多人留在深圳工作生活扎根的最后希望。更何况,很多关于深莞惠一体化的消息带来了一丝从“临深人”变成“深圳人”的希望。就是这样,深圳客让曾经的“睡城”逐渐苏醒。

  “话虽这么说,深惠两地的交通会越来越方便,但价格承受能力还是差别很大。一旦深圳楼市有什么风吹草动,惠州南这边的房子肯定更难出手。”王先生说,“要不要做临深人,我还是有点拿不准。”

  伦敦市长再挺退欧

  称是一生一次的机会

  证券时报记者 吴家明

  此前,被视为英国政坛重量级人物的英国伦敦市长逊公开支持英国退出欧盟,导致英镑汇率急跌。近日,约翰逊再度力挺英国退欧,认为英国应该退欧以节省国家开支并掌握更多立法自主权,他表示这是“一生一次的机会”。

  现在,距离英国首相卡梅伦宣布的6月23日脱欧公投日期还有不到4个月的时间。有分析人士表示,今年往后“英国退欧”的担忧料将持续发酵,这也将对市场产生不小的影响,不确定性将成为主导市场未来几个月的主题。评级机构穆迪表示,英国“脱欧”的经济成本大于收益,该机构可能将此类风险纳入评级考虑。